鱿鱼丝

喜欢一些小宁静,也喜欢一些小闹腾。😇。

守四年

四年前种了一道疤,四年后得了一排痂。
我或许也得了一种病,一种时间治愈得了不过现在治不好,只得想隐君子一样,时时嗅着一种自己称作文艺,外人称作二逼的屌丝病。
(我这人说实在的,只会和你扯扯,要说写东西,不着调。不过在这种病发作时或许会好一点……见谅吧)。
那帮学生狗又来撺掇我们这种屹立不倒的顽固派报名学校每时每刻又起到关键时刻无不骚气的"吟诗大赛。之后不久我大学时期自认唯一一个认为没跳错坑儿的社团通知我开会了。
我很高兴。
又可以见到老社员,虽说换届时个个都退团。
还可以见到学弟学妹,估计这批还是女多男少,每个都很屌。
不过这挡不了我这激荡的心情啊……
6:20我比规定时间早了10分钟。
6:21我反应一下,扫了在座为数不多的社员。
6:23我只认出两个我认识的和其余都不认识的。
6:24……
6:25……
6:32……社团副社长(我认识的)给正的打电话……
6:40……照常开会。
7:00我逃出了这个念了一个暑假的社办。
或许是里面的空气不好吧?人却不多。
或许是我太急躁吧?可我认真听清了所有人的每句话。
或许是……我太想念你们了吧?那些我怀念的嬉笑脸孔……
我看着,站在主座的社团老大。我想着,不着边际,时间不老,我们不少的那句句稚嫩却烙着每人赤子的话。
我忘了,你们也记不清了。时时刻刻,分分秒秒,我不怪你们分道扬镳,只是我坚持到底就好。
(写到这,甭说你读,我写就酸死了……)
难就趁着年轻,守四年好了。
秋天还有那落不仅的闲愁,春天也有长不完的
思念。
四年前我大一,四年前的4/1实现在,在两个不同的时间轴里,看一样的风景,做不同的事,怀念以前的记忆。或哭、或笑、或者在有阳光的地方纪录关于自己的记号。然后酸死长大后,或许到头来还是一个喜欢煽情不够,幼稚可笑却一意孤行的酸屌丝。
四年后,我等你。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