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丝

喜欢一些小宁静,也喜欢一些小闹腾。😇。

名为暖暖,写给你。

八月的那个月末,就要走了,从一个城市通过火车碾压过的铁轨上到另一个城市。多么神奇,多么残忍。
暖暖想看今夜的月亮,想自己的暑假终结的夜里,巨大的星空会不会给她一个惊喜,所以特地泡好咖啡,坐在卧室阳台上不离不弃。她想着哪一天可以真正的从家到家,从自己到自己,从一个任性到下一个任性,而忽略她的弟弟,从始至终都要一如既往的宽容。这些支离破碎的文字,暖暖想,包含了太多信息,太多过往和曾经,而回忆禁不起藕断丝连的想念,最终都断在这杯咖啡里,嘬一口,与胃里的空气纠结在一起……
6岁的生日暖暖想和奶奶一起过,坐在楼下陪弟弟看蚂蚁搬家而思绪飘的不切实际终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妄想,成了一个囚牢,锁住童年,遮住照到脚面的阳光 。暖暖还记得奶奶的脸吧?!黄黄的,皱纹从额头、眼角、嘴角慢慢的爬满那张脸,暖暖都想跑过去亲一口了,想念禁得住时间,所以暖暖想亲一下,就一小下……
"暖暖,睡觉了!"母亲推门而入,慢慢走过来关了电脑,拍着暖暖的肩道。
"那我睡了"。那声关切勒断了回忆。暖暖看了放在肩头的手笑了笑,而左手之间不经意颤了颤,又握起杯子目送母亲出了卧室
门"喀啦"一声关上,暖暖陷在椅子里,不想出去,而后关了灯,晶莹剔透如水钻的泪,喷涌而出。
那年,母亲穿着嫁衣,用同样关切而疏远的话安慰暖暖和父亲结了婚,而暖暖也用一种幸福的眼光祝福他们。她拉着奶奶的手,颤抖的皮肤下,听到奶奶欢快的血液在血管里静谧的流着……
(待续……)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