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丝

喜欢一些小宁静,也喜欢一些小闹腾。😇。

时间把看不见的角藏起来,成了真正的隐者。

旧人

看到“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这句话忽然想到“我生君已死”怎么办?暂不考虑我和君年龄差距在爷孙辈儿上,也得考虑一下我与君的代沟绕地球圈数超没超过香飘飘奶茶?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或许这是一种灵魂上的升华也不一定~(但自己未必那么超脱。)
忽然看到时间白驹过隙一般来不及感叹,不如青春那几年挥霍肆意。哪怕让这个年纪感染到一丝疲劳,都是一种罪过。走过场,路过庙,看人事,做自己。

日子

可是我并不快乐,我知道微笑的下一秒必定是悲伤,当等待的轴线拉长,无限推迟成习惯,或许一切都是不真实的。

日子

我和你相识在2016与2017的跨年12:32分,在游戏里穿梭的时间就成了证明彼此相爱的过程,那血腥的拼杀,组团,战队与装备几乎都成了我们点滴家底,拼死守护的那点不知名的进阶与胜利,就成了我们终极目标。

昨晚一整夜的梦都是兵荒马乱,到现在看来,如约实现。

临了临了,倒是分道扬镳

我努力笑的不那么猥琐

12初冬

黄粱惊梦语,海棠忆旧人。情至做寒冬,言尽莫失语。

姑娘

小轩窗,钿头藏,薄塌惊醒梦黄粱,锦罗纱语在耳旁;残烛台,旧茶凉,莫说素衣织更长,可堪累累心是荒。

存在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事。